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2|回复: 1

读书随笔 褒扬?贬斥?——读《魏其武安侯列传》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07: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司马迁是西汉时期最伟大的史学家,《魏其武安侯列传》则是司马迁所著《史记》中不可多得的一篇人物列传佳作。《史记》作品不虚美,不隐恶,叙事注重实理,在这样一篇客观写人叙事的文章之中,作者对人物的褒贬态度也可窥知一二。顾炎武曾经评价《史记》是寓论断于叙事之中,在此,我便以这篇人物列传为例,浅谈司马迁对魏其侯的褒贬态度。

一.褒

  司马迁行文朴素凝练,简洁利落,在作品中抒发对魏其侯的赞赏之情时,司马迁吝于文字,而是从正面叙事,侧面人物对比衬托等方面表达自己的褒扬态度。

  在正面叙事时,司马迁在开篇就以魏其侯窦婴冒为姑母窦太后憎恶的危险,及时劝谏酒后失言的汉景帝收回千秋之后将皇位传于其弟梁王的话的典型事例,为魏其侯树立了一个良好的人物形象。司马迁叙事安排独具匠心,在叙事之前先交待了梁王“为其母窦太后爱之 ”的身份地位以及景帝酒酣,犯下重大错误,随意言曰“千秋之后传梁王”的故事背景,为窦婴及时进言的勇气及必要性作了重要的铺垫。身为小小詹事的窦婴既不怀揣与姑母的私情,也不畏惧梁王尊贵的权势地位,在皇帝酒后失言无人上前劝谏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言曰:“天下者,高祖天下。父子相传,此汉之约也。上何以得善传梁王?”司马迁字字斟酌,在这句话的记录中不仅将窦婴聪明睿智,不卑不亢,忠君为主的形像描绘的淋漓尽致,而且以言语为依托,大大表达了对窦婴不顾自身为君解难,顽强捍卫祖宗之制的行为的赞扬之情。   

无独有偶,在司马迁对于魏其侯生平另一件功勋显赫事迹的记叙中,更是使其贤能,清廉的形象跃然纸上。汉景帝三年发生了吴楚七国之乱,皇上考察到皇族成员和窦姓诸人中没有谁像窦婴那样贤能的,于是便任命窦婴为大将军,令其带领军队平定叛乱。而窦婴也幸不辱命,顺利完成了使命后便被封为了魏其侯。在这段叙事之中,司马迁没有花费浓重笔墨描写窦婴如何平定叛乱以此显其贤能,而是言简意赅地记叙了景帝对其的超高评价以及平定了所有皇室宗亲都一筹莫展的七国之乱的显赫战果,对其正面褒扬可见一斑。再说魏其侯的清廉,司马迁用寥寥数语“所赐千金,陈之廊庑下,军吏过,辄令财取为用,金无入家者。”写出了魏其侯面对千金不为所动,体恤士兵,清正廉洁的人格品质,这种品质使跨越千年的读者为之叹服,也许是深受撰书者司马迁微言大义的记叙向我们传达的赞美之情的感染吧。

另一方面,司马迁并不局限于通过正面叙事赞扬魏其侯,而是也巧妙地采用侧面对比衬托人物的方法。传记中,司马迁将奢侈腐败,蛮横无礼的武安侯田蚡与魏其侯对比,不费任何溢美之词便将对其的褒扬之情在对比间一一表达。这里有两个例子足以显示这一点。其一,前文记叙魏其侯“千金不入家”,而武安侯却恰恰相反,“治宅甲诸地,田园极膏腴,而市郡县器物相属于道。前堂罗钟鼓,立曲旃;后房妇女以百数。诸侯奉金玉狗马玩好,不可胜数”的糜烂奢侈生活与魏其侯的廉洁清正形成鲜明的对比,个中褒贬一目了然。

其二,司马迁通过记叙魏其侯宴请武安侯的事例,将二人进行了更加明显的对比。武安侯自从官拜丞相,便盛气凌人,蛮横无礼,随意许诺灌夫拜访魏其侯在先,酒宴之中无视灌夫舞剑属酒在后。而魏其侯“与其夫人益市牛酒,夜洒埽,早帐具至旦”悉心准备宴会,而在宴会中当灌夫愤怒辱骂武安侯时,魏其侯并未因其的蛮狠愤怒,只是将灌夫扶下堂去,并代其向武安侯道歉。由此可见,司马迁在叙事时善于安排对比,用武安侯的粗鄙形象侧面衬托出了魏其侯重礼守节,为人和蔼大度。

二.贬

  以记录客观事实为使命的史官写史注重客观,一分为二,司马迁也不例外。在这篇文章中,司马迁不仅表达了对魏其侯的赞扬之情,也表现对其的贬斥之意。但这种“贬”不是对魏其侯人格的批评,而是更偏重于对其骄傲自满,不懂时势变化而遭遇杀身之祸的无限慨叹。这从文章结尾的太史公曰“然魏其不知时变,灌夫无术不逊,两人相翼,乃成祸乱。呜呼哀哉!”可以看出。

与褒扬相同,司马迁的贬斥仍喜好运用正侧面相结合的方式予以叙事。

正面贬斥魏其侯的骄傲自满当属栗太子被废之事。身为太子傅,位高权重的魏其侯骄傲于自身地位,在太子被废侯,数次争辩无效后,便任意妄为地推说有病,隐居在蓝天县南山下数月不回。在此,司马迁借助梁人高遂之言,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的否定看法,批评魏其侯的行为是在自明主上之过,实为不妥。而之后汉景帝对魏其侯的评价“沾沾自喜,多易。难以为相,持重”也为正面贬斥魏其侯提供了强有力的事实依据。

在侧面表现魏其侯的不识形式,司马迁仍然选用了武安侯与其对比。在皇上在魏其侯与武安侯之中挑选丞相和太尉之时,籍福劝说武安侯将丞相之位让与魏其侯,以获取贤者的好名声时,武安侯能够审时度势,权衡利弊关系,最终采纳了建议。而魏其侯却与之相反,在面对籍福“并容好人和坏人,不要太憎恶坏人而遭毁谤”的提醒下,不为所动,一如既往的嫉恶如仇,不明时事变化,最终招来杀身之祸。然而在我看来,司马迁在将二人对比之中,表面是在贬斥魏其侯的不识时务,实际上在司马迁的内心深处,他是十分钦佩魏其侯的正直廉洁,爱憎分明的,只是在汉朝那样一个政治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时代,不识时务是不合时宜的。即使在文章最后的个人评价中,司马迁将魏其侯遭祸的部分原因归其自身,但这份“贬斥”却满满蕴含着司马迁对汉朝政治错综复杂的不满及对魏其侯含冤而死死的无限慨叹。

  综上所述,司马迁用微言大义的文字,匠心独运地书写历史,在叙事中寄予了个人对魏其侯的褒贬态度。从上文的论证显而易见,司马迁对魏其侯是褒大于贬的,即使是贬,也带了满满的慨叹惋惜之情。“史家之绝唱”的美名,《史记》当之无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07: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褒扬?贬斥?——读《魏其武安侯列传》有感

郑州市第七十六中学  于焕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最新主题

GMT+8, 2018-10-24 07:27

绿色免费PPT课件试卷教案作文资源 中小学教育网 X3.2

© 2013-2016 小学语文数学教学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