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7|回复: 0

尊重孩子,做孩子心灵的呵护者 ——一个教育者对《追风筝的人》的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22: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追风筝的人》,几次不知不觉泪水溢满眼眶,泪珠在其中打转,心里充盈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任泪水不知不觉的流,默默地感受着泪水滑到鼻翼的感觉,一次一次的感受着作为教育者最主要的就是在自己的教育中不要不知不觉的去伤害自己的孩子脆弱的心灵。

有人说这篇小说是一部需要相信灵魂的人才有必要阅读的书籍。看完这本书,心灵有种被洗涤过的虚空的感觉。一种咸咸的东西在眼眶里呼之欲出。很多次,我试着,放下,但,总在我书桌前,让我作为一个教育人陷入深深的思考。至今一种情愫在心里藏了很久,却蓦然发现任何文字都无法描述我的情绪,显得苍白。我试着去感知这种情愫的存在,但是民族、宗教、正义、歉疚却纠结在一起,让情节复杂,却直击我的灵魂深处。我的脑海里没有种族,没有宗教,没有成人世界中的真实与谎言,有的就是两个年少的孩子的心灵受到了重重的打击,阿米尔几十年在沉沉的自责,忏悔中度过人生最美好的日子,想到此我的泪水就会不知不觉的流出。从我捧起它的那一天起,这种复杂却又温暖的集结就在我的心里扎下根——作为一名小学教育工作者,如何呵护孩子的脆弱的心灵。

一切源于十二岁的那次斗风筝比赛。 12岁的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场风筝比赛后,发生了一件悲惨不堪的事,阿米尔为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责和痛苦,逼走了哈桑,不久,因为战争自己也跟随父亲逃往美国。成年后的阿米尔始终无法原谅自己当年对哈桑的背叛。

Amir:I'm going to find a boy. His father meant a lot to me.

Rahim Kahn: Now there is a way to be good again...

Amir、: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为你,千千万万遍。”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他们十二岁那年斗风筝比赛,哈桑为阿米尔追逐那只赢得胜利的风筝,“他的橡胶靴子提起阵阵雪花,已经飞奔到街角的拐角处。他停了下来,转身,双手放在嘴边,说:‘为你,千千万万遍!’然后露出一脸哈桑式的微笑,消失在街角之后。”在我看来,这不只是一个孩子兴奋时喊出的话语,而是一句耀眼的承诺,这句承诺纠缠了阿米尔大半生,直到他追回了当年遗失的那只风筝。哈桑追到风筝后发生的事情我总是不愿意多想,那个阴暗的小巷,恶毒的阿塞夫挥动着那个不锈钢拳套,他们三个人强暴了哈桑,而他怀中的风筝完好无损。阿米尔的灵魂就在那个傍晚丢失在了那个小巷,他眼睁睁的看着哈桑遭到侵犯而袖手旁观。他跑开了。之后,阿米尔一直挑衅哈桑希望他打自己一顿,希望以此减轻内心的负罪感,可哈桑什么都没说,哪怕他把石榴仍得哈桑满身鲜红,他也只是过来问阿米尔,是不是这样就感觉好些了?一点都没有,多年后直到阿米尔娶妻,都被这个噩梦紧紧缠绕,仿若一个诅咒,阿米尔只有等待时间这个伟大的治愈师将它解开——但一切只是徒劳。

这一次怯弱的逃避让阿米尔悔恨愧疚了二十多年,他像魔咒一样困住阿米尔的心灵,而这次怯弱的逃避怎能完全怪罪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呢?

书中描写的阿米尔的生活成长环境,这也许就是孩子的根源吧!

“楼上是我的卧房,还有爸爸的书房,它也被称为“吸烟室”,总是弥漫着烟草和肉桂的气味。在阿里的服侍下用完晚膳之后,爸爸跟他的朋友躺在书房的黑色皮椅上。他们填满烟管——爸爸总说是“喂饱烟管”,高谈阔论,总不离三个话题:政治,生意,足球。有时我会求爸爸让我坐在他们身边,但爸爸会堵在门口。“走开,现在就走开,”他会说,“这是大人的时间。你为什么不回去看你自己的书本呢?”他会关上门,留下我独自纳闷:何以他总是只有大人的时间?我坐在门口,膝盖抵着胸膛。我坐上一个钟头,有时两个钟头,听着他们的笑声,他们的谈话声。”

这里的阿米尔得不到父亲的尊重,生长环境看似富贵,但精神抚慰极其匮乏。尊重孩子才有好的教育,孩子小小的生命应得到孩子的尊重。鲁迅先生在《我们怎样做父亲》一文中写道,“本位应在幼者,却反在长者;置重应在将来,却反在过去。前者做了更前者的牺牲,自己无力生存,却苛责后者又来专做他的牺牲,毁灭了一切发展本身的能力。” 鲁迅先生说的父亲和远在阿富汗阿米尔的父亲对待孩子的态度是那样的相像。我们不能把孩子看作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来尊重,而是漠视孩子的真正需要,强制孩子走自己为他们设计的人生目标。如阿米尔在写作这个问题上,父亲的态度让孩子无所适从。“至于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全然由他说了算。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你若爱他,也必定会怕他,甚或对他有些恨意。”

“有一次,我代表全班出战,并且旗开得胜。那天夜里我告诉爸爸,他只是点点头,咕哝了一声:“不错。”

“为了逃避爸爸的冷漠,我埋首翻阅故去的母亲留下的书本。”这些不都是家长不欣赏、不尊重自己的孩子的表现吗?特别是又一次,阿米尔遇到了一个自己觉得恐怖的事情“:有个骑士从鞍上跌落,数十只马蹄从他身上践踏而过。他的身体像个布娃娃,在马蹄飞舞间被拉来扯去。马队飞奔而过,他终于跌落下来,抽搐了一下,便再也没有动弹;他的双腿弯曲成不自然的角度,大片的血液染红了沙地。 我放声大哭。”
而当阿米尔再表达自己的害怕情绪的时候,阿米尔则看到自己的爸爸则
“手死死抓住方向盘,一会儿抓紧,一会儿放松。更重要的是,爸爸开车时沉默不语,厌恶溢于言表,”让阿米尔永远都不会忘记。孩子脆弱的心灵收不到安慰,让孩子永远记住曾经的伤痛。
让我最反思的就是父亲母亲不要 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自己的孩子。最感动我的情节是“那天夜里,我路过爸爸的书房,偷听到他在跟拉辛汗说话。我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谢天谢地,他身体健康。”拉辛汗说。
“我知道,我知道,可他总是埋在书堆里,要不就在家里晃晃悠悠,好像梦游一般。”
“那又怎样?”
“我可不是这个样子。”爸爸丧气地说,声音中还有些愤怒。
拉辛汗笑起来。“孩子又不是图画练习册,你不能光顾着要涂上自己喜欢的色彩。” “我是说,”爸爸说,“我根本不是那个样子的。跟我一起长大的孩子也没有像他那样的。”
“你知道,有时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自以为是的了。”拉辛汗说。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他敢这么跟爸爸说话。
“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吗?”
“没有。”
“那跟什么有关系?”
我听到爸爸挪动身子,皮椅吱吱作响。我合上双眼,耳朵更加紧贴着门板,又想听,又不想听。“有时我从这扇窗望出去,我看到他跟邻居的孩子在街上玩。我看到他们推搡他,拿走他的玩具,在这儿推他一下,在那儿打他一下。你知道,他从不反击,从不。他只是……低下头,然后……”
“这说明他并不暴戾。”拉辛汗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拉辛,你知道的。”爸爸朝他嚷着,“这孩子身上缺了某些东西。”
“是的,缺了卑劣的性格。”
“自我防卫跟卑劣毫不搭边。你知道事情总是怎么样的吗?每当那些邻居的孩子欺负他,总是哈桑挺身而出,将他们挡回去。这是我亲眼见到的。他们回家之后,我问他,‘哈桑脸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他说:‘他摔了一跤。’我跟你说,拉辛,这孩子身上缺了某些东西。”
“你只消让他找到自己的路。”拉辛汗说。
“可是他要走去哪里呢?”爸爸说,“一个不能保护自己的男孩,长大之后什么东西都保护不了。”
“你总是将问题过度简化了。”
“我认为不是的。”
“你生气,是因为你害怕他不会接管你的生意。”
“现在谁在简化问题?”爸爸说,“看吧,我知道你跟他关系很好,这我很高兴。我是说,我有些妒忌,但很高兴。他需要有人……有人能理解他,因为真主知道我理解不了。可是阿米尔身上有些东西让我很烦恼,我又说不清楚,它像是……”我能猜到他在寻觅,在搜寻一个恰当的字眼。他放低了声音,但终究还是让我听到了。“要不是我亲眼看着大夫把他从我老婆肚子里拉出来,我肯定不相信他是我的儿子。””
阿米尔听到这段对话,孩子的心灵难道不受到伤害吗?

接着阿米尔创作小说,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父亲的认可,在他少年时候,他渴望得到孩子认可的时候,却从没得到。

我们作为教育者,不该反思吗?记得这个情节吗?阿米尔把写好的小说给自己的父亲看,而父亲是这样做的

“那是什么,阿米尔?”爸爸说,他斜靠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脑后。蓝色的烟雾环绕着他的脸庞,他的眼光让我唇干舌燥。我清清喉咙,告诉他我创作了一篇小说。
爸爸点点头,那丝微笑表明他对此并无多大兴趣。“挺好的,你写得很好吧,是吗?”他说,然后就没有话了,只是穿过缭绕的烟雾望着我。”
父亲的这个反应,让阿米尔这样写道:“ 也许我在那儿站了不到一分钟,但时至今日,那依旧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分钟。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而一秒与一秒之间,似乎隔着永恒。空气变得沉闷,潮湿,甚至凝固,我呼吸艰难。爸爸继续盯着我,丝毫没有要看一看的意思。”
试想,那些惟恐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的父母们,那些逼迫孩子拼命学习的父母们,哪一位把孩子看作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来尊重他?报课外班的时候尊重过孩子的意愿。育人如同育树:“能顺木之天,以至其性焉尔。”教育就是要尊重孩子的天性,让孩子自由发展。孩子不是父母私有财产,尊重孩子,将孩子看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尊重孩子的心灵,呵护它!

孩子总在这个父亲的权威中悄悄放弃自己的心愿。他的所有要求都被父亲想当然的否定了。我们在回味书中的这些个情节:“ 父亲随心所欲地打造他身边的世界,除了我这个明显的例外。当然,问题在于,爸爸眼里的世界只有黑和白。所以阿米尔在哈桑遇到危险的时候怯弱了。

在斗风筝比赛的时候,阿米尔想表现自己,却害怕不被自己的父亲理解,书中这样描写

“我要赢得比赛,我的风筝要坚持到最后。然后我会把它带回家,带给爸爸看。让他看看,他的儿子终究非同凡响,那么也许我在家里孤魂野鬼般的日子就可以结束。我让自己幻想着:我幻想吃晚饭的时候,充满欢声笑语,而非一言不发,只有银餐具偶尔的碰撞声和几声“嗯哦”打破寂静。我想像星期五爸爸开着车带我去帕格曼,中途在喀尔卡湖稍作休憩,吃着炸鳟鱼和炸土豆。我们会去动物园看看那只叫“玛扬”的狮子,也许爸爸不会一直打哈欠,偷偷看着他的腕表。也许爸爸甚至还会看看我写的故事,我情愿为他写一百篇,哪怕他只挑一篇看看。也许他会像拉辛汗那样,叫我“亲爱的阿米尔”。”
“回到我原来的生活。然后我看到爸爸在我们的屋顶上,他站在屋顶边缘,双拳挥舞,高声欢呼,拍掌称快。就在那儿,我体验到有生以来最棒的一刻,看见爸爸站在屋顶上,终于以我为荣。”
我们作为成年人,体会一下,孩子是多么渴望被认可呀。在这样的坏境成长的阿米尔,在哈桑受到欺侮的时候没有挺身而出,而是怯弱的避开了,给自己的心灵造成了大的伤害。
书中这样写道:“我停止了观看,转身离开那条小巷。有种温热的东西从我手腕流淌下来。我眨眨眼,看见自己依旧咬着拳头,咬得很紧,从指节间渗出血来。我意识到还有别的东西。我在流泪。就从刚才那个屋角,传来阿塞夫仓促而有节奏的呻吟。
我仍有最后的机会可以作决定,一个决定我将成为何等人物的最后机会。我可以冲进小巷,为哈桑挺身而出——就像他过去无数次为我挺身而出那样——接受一切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后果。或者我可以跑开。
结果,我跑开了。”
可是哈桑“为你,千千万万遍每次。”这句话,让阿米尔悔恨一生。

“为你,千千万万遍。

为你,我可以做任何事。

你,是我一生最好的朋友。

因为,我们曾经那样爱过。

阿米尔和哈桑,喀布尔的苏丹。”

那些无数失眠的深夜,对哈桑的歉疚,对当初自己犯下过错的痛悔,都在这一句承诺中再次决堤。他永远都无法成为那样的人,那样一诺千金,给别人承诺的人。

所以,我们教育人要做呵护孩子心灵的人,尊重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最新主题

GMT+8, 2018-10-24 07:02

绿色免费PPT课件试卷教案作文资源 中小学教育网 X3.2

© 2013-2016 小学语文数学教学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