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508|回复: 8

语文S版小学五年级下册语文百花园三作文400字500字写写自己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8 0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语文S版小学五年级下册语文百花园三作文400字500字写写自己的故事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日子一去不复返,五年的小学生活匆匆而过,无论在家在校园在身边因我而发生的故事数不胜数,它们无时无刻不激励着我,但那次的磨练历历在目,让我难以忘怀。

   那是2010年的正月十五,我和妈妈、干妈还有姐姐一起去世纪欢乐园。当走到海盗船时, 姐姐忽然喊道:“我们坐海盗船吧!你看那么多人都在坐,肯定很多好玩。”我心头一惊,什么?坐海盗船?我的妈呀,荡那么高,我胆子小,也许还没上到海盗船就被吓晕了。我可怎么办?


   大家都向海盗船走去,我也慢吞吞的像海盗船走去。“马上就要开船了,请大家排队。”服务员喊道。忽然听到姐姐小声说道:“妈妈,不想坐海盗船了,我有点害怕。”我立刻高兴起来,恨不得马上亲姐姐 100下,她说出了我的心声,太令我高兴啦!我也我还没说出来,就听干妈厉声说道:“不行,这是你说的要坐,再说,弟弟都不害怕呢,你当姐姐的怎么害怕呢?我们都上来。”干妈的话犹如晴天霹雳,顿时让我愣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这真是赶鸭子上架啊!


   “请大家记好安全带,准备开船啦!”服务员大声喊着。哇!在我们没有感觉下已经慢悠慢悠地晃起来了,我笑了笑,原来海盗船就这么回事啊!和我在广场坐的没什么区别,正在我兴奋的时候,船也在不知不觉地加快了速度和高度,我在也笑不出来了,而后,变成了尖叫,随着海盗船的速度和高度的增加,我成了疯狂的尖叫,喊得分贝越来越高。船上的乘客不知道是被我的高分贝吓怕了还是被船的快高吓怕了,都停止了尖叫,而是呆呆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外星来客。


吃了晚饭,来到宾馆,躺到床上,一闭眼,还仿佛置身在海盗船上,这一夜也就在海盗船上啦!
   虽然,只是一个游戏项目,但是,它给我的启发却很大。不管是什么项目,只要你敢去尝试,就有收获,就会超越自我。我相信我也会超越自我,塑造新的自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8 00: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事
我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但天生有一副男生的性格。不喜欢妈妈给我梳辫子,不喜欢穿裙子。所以从小我的发型就是自然短发,显得清爽有活力
我从二年级开始,就接触了一些体育项目,比如说:羽毛球、乒乓球、游泳等,这些项目用爷爷的话来说,已超出11岁女孩的能力,可以跟高中生一比上下。后来,我还学会了滑直排轮。刚开始,我虽然能站起来,但却无法行走,一走起来就摇摇晃晃地,好像只要一阵风吹过,我就会马上摔倒一样。我不怕跌倒,跌倒就爬起来,一点也不怕疼,经过反复练习,终于学会了,就连教练都说不错。
因为我性格外向,所以我会和男生们一起玩。这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我看见一群男生在小区滑直排轮,便带着直排轮,请求他们让我加入。但他们嫌我是女生,不愿跟我玩,还扬言说只要我滑的比他们中的一个快,就和我一起滑。
他们派了一个长得比我稍高的男生和我比,规定滑三圈,看谁先到终点。比赛开始了,我先超过了那个男生。旁边的男生起哄道:“别勉强了,结束吧!你不行的,认输吧!”我不理他们,尽力甩开后面的人。还剩半圈了,眼看就要被那男生追上来了,我快速地转了个弯,然后冲刺。最后我以比对方快两三米的距离赢得比赛。男生们看得目瞪口呆,为了遵守诺言只好带我玩。
男生们不懂为什么有时我会比他们厉害。那是因为我坚信:女生不比男生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3-28 0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事
“快敲呀,老班。”同学们躲在墙后面,压低着嗓子,焦急地催促。我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今天,老师在班中对同学们“怒发冲冠”,一场无缘无故的风暴过后,同学们决定向老师提出建议。可是当他们在表决派谁做代表时,数十个手指齐刷刷地指向了我,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学们的信任与吹捧纷至沓来,我作为老班,民意难违,只好顺从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同学们的护送终止了,一个个像海狗似的,在暴风雨来临之际退缩了,躲到了墙后面,只探出一个个脑袋,不时地对我挤眉弄眼,投来信任的目光。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透出几丝暗淡的光线。我伸手准备叩门,在离门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又停了下来。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慢慢吞噬着我的内心。我缩回了手,侧过头去看着同学们。   
有的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的人在摇头,有的则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加油,也有的人向我投来了信任的目光,夹杂着敬佩、仰慕。此时,脑海中有一件小事开始浮现。   
那一年,我还很小。妈妈因为工作繁忙而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训斥我,甚至打我。我很无奈,也很愤怒。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妈妈虚掩着的房门……那时,我无畏、单纯,和妈妈面对面的交谈使我们的心贴得很近很近……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我不还是那个单纯、无畏的我吗?望着同学们丰富而又变化着的表情,我心中的自信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断地胀大。   
我深呼吸。透过门缝,有一缕清新的空气钻出。给予同学们一个微笑,我伸出手,轻轻地叩了几下门,只听见老师温柔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门开着呢!”我从容地走进办公室,一瞥墙后面的目光,有担心,有惊恐,有鼓励,就像什锦糖一样交织在一起,向我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我触摸着那扇其实开着的门,开始了与老师的谈话……   
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几分钟,却如同几个世纪,我通过了那道其实开着的门,走进了老师的内心,与老师有了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0 14: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30 14: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2 15: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2 15: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爸、妈,我回来了。”我推开屋门,喜气洋洋地跟父母打着招呼,“这次我在学校举办的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我一边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边看着父母的表情。“是吗?”爸爸点了一下头便和妈妈进屋做饭去了。“好了,今天晚饭要有好菜了。”我想着,眼前似乎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耳畔似乎回荡着不断的夸奖声……
“开饭了!”我几步跑到桌前,奇怪,面前摆着的只是平日的家常便饭。“可能把好菜藏起来了,呆会儿好让我大吃一惊吧!”爸爸、妈妈像往日一样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我还在伸长脖子向厨房张望。
   “你怎么还不吃饭?”妈妈捅了我一下。“啊,怎么他们没……”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我用筷子扒拉着碗中的饭,往嘴里塞着。吃饭时,父母只字未提我拿第一的事,更甭说什么表扬了。我的心全凉了。
晚饭后,我独自呆在房里生闷气:难道我这个第一名就换来这些?怎么也该夸我几句呀!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滴到了眼前的奖状上,把“第一名”那三个字都浸湿了。
“好了,别想了,反正事情已过去了。”我拉开抽屉,漫不经心地翻找着东西,突然我被最底层的一个纸卷吸引住了。我拿出一看,是张奖状。上面写着:“李明同志在执行卫星发射任务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特颁此证。”那张奖状因为长期放在抽屉底部都有些泛黄了。“怎么?爸爸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呀?”我不禁回忆起爸爸那些往事。
爸爸曾先后七次下太平洋执行卫星测绘任务,顶烈日,冒酷暑,辛勤工作。可是,每次回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蜜蜂,不去学大吵大叫的知了。
     想到这些,我明白了:爸爸妈妈认为我长大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去哄了。他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育我要谦逊,不要沾染上浮夸、自满的恶习。多么纯真的爱呀,我的眼睛又一次被泪水湿润了,赶忙把自己的奖状同爸爸的奖状一起放在抽屉的最底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绿色圃中小学教育网 最新主题

GMT+8, 2019-3-23 01:11

绿色免费PPT课件试卷教案作文资源 中小学教育网 X3.2

© 2013-2016 小学语文数学教学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